绍兴有线网
诺贝尔奖颁奖仪式 鲍勃·迪伦缺席帕蒂献唱激动忘词

  瑞典当地时间12月10日下午4点多,2016年诺贝尔奖颁奖仪式在瑞典斯德哥尔摩音乐厅举行。今年的文学奖得主鲍勃·迪伦尽管缺席了颁奖礼,但有关他的话题依然不断。有着“朋克教母”之称的美国歌手、诗人帕蒂·史密斯是迪伦的好友,她现场献唱了迪伦1963年的经典作品《暴雨将至》。由于演唱时有些紧张,帕蒂·史密斯甚至一度忘词了。

  □评委授奖词

  他淘出了诗歌中的金子

  今年10月,瑞典文学院宣布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授予鲍勃·迪伦时,或许他们也想不到,迎接他们的是“闭门羹”。鲍勃·迪伦的持续沉默一度让评委们感到很没面子,尽管最终取得了联系,鲍勃·迪伦也表达了谢意,但由于“已经约定好的其他事情”,他还是遗憾不能出席颁奖礼。

  颁奖礼上,诺贝尔文学奖评委霍拉斯·恩格道尔发表了对鲍勃·迪伦的授奖词。对于将文学奖授予一位歌手,授奖词中说:“一位歌手,或者说歌曲创作者如今成为了诺贝尔文学奖的获得者,并不值得大惊小怪。在遥远的过去,所有的诗歌都是被吟唱的,诗人是行吟诗人,歌词(lyrics)一词来源于里拉琴(lyre)。但是鲍勃·迪伦所做的并不是回归希腊或普罗旺斯时代的古典音乐,相反,他将他的全部身心投入20世纪美国流行音乐。”

  评委们认为鲍勃·迪伦在音乐创作中“淘出了诗歌中的金子”,并称赞他的“歌曲之美隶属最高等级”。“他是能和古希腊的歌手,和奥维德,和浪漫主义幻想派,和蓝调之王和王后,以及那些被忘记的优秀大师相提并论的歌唱家。如果文学界有人发牢骚,要提醒这些人的是,神灵不会写作,他们舞蹈和唱歌。”

  □迪伦获奖感言我的歌曲创作是文学吗

  由于鲍勃·迪伦未能到场,美国驻瑞典大使代为朗读了获奖感言。在感言中,鲍勃·迪伦称:“被授予诺贝尔文学奖是我从来不敢想象或者能期待的事情,从很小的时候,我便已经熟悉和阅读那些被诺奖认可的伟大的文学作品:吉卜林、托马斯·曼、赛珍珠、加缪、海明威,其作品被陈列在学校教室、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、在虔诚的读者印象中,而我现在加入了其中,这份喜悦让我无以言表。”

  鲍勃·迪伦觉得,他获得诺奖的概率就跟自己能站在月球上的概率是差不多的。“当我在世界巡演过程中收到获奖信息时,我花了好一会儿去确认这个信息,我当时就想到了那位在文学史上拥有伟大形象的莎士比亚,我想他认为自己是一位剧作家,他认为他写的文字并非是进入文学,而是为戏剧舞台而生,是为了言说而不是阅读……甚至在他脑海中最遥远的一个疑问是,这是文学吗?”

  正如莎士比亚为了自己的戏剧舞台而忙碌,鲍勃·迪伦也被音乐创作和日常杂事占据了大部分时间精力,他说自己常常思考的问题是:“谁是更适合唱这首歌的人?”“这个录音室更适合这张专辑吗?”“我唱的音准对吗?”同时他也发出了自己的疑问:“我的歌曲创作是文学吗?”最后,鲍勃·迪伦感谢瑞典文学院,对这个问题给出了如此精彩的回答。

  □出版动态

  鲍勃诗歌集将出中文版

  今年10月,当鲍勃·迪伦获得诺奖的消息传出后,京华时报记者曾联系到原《诗林》杂志的执行主编张尔先生,他透露此前曾与鲍勃·迪伦的美国版权方商谈诗歌集的出版事宜,但是进度非常缓慢。近日,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品牌“新民说”对外表示,将出版《鲍勃·迪伦诗歌集(1961—2012)》以及他散文诗《狼蛛》。

  2016年,由美国著名出版公司西蒙与舒斯特再版的最新修订版本《鲍勃·迪伦诗歌集(1961—2012)》,精选了1961至2012年共五十余年间迪伦原创的368首诗歌,其中包括部分首次收录的近年新作,同时公开了鲍勃·迪伦珍贵的创作手稿,厚达688页。新民说总监范新表示,早在迪伦获奖之前,就已经计划出版这两部迪伦作品并联系过版权。

  这部诗集的翻译团队集合了两岸三地一批当代诗人联袂移译,有陈黎、王敖、胡续冬、冷霜、姜涛、包慧怡、胡桑、曹疏影、厄土、周公度等知名诗人。出版方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,完成中文语境下的诗歌创作者向鲍勃·迪伦的一次集体致敬。据了解,该书目前已进入翻译阶段,预计于2017年3月间可与读者见面。

  京华时报记者田超

来源:新华网(京华时报)